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

[楼诚]双向缄默(短/完)

Warning:

东施效颦,跟中老师要了个授权,在她的小故事框架内写了点另一个角度的故事。因为她的设定有点模糊,所以如果有不符合的地方都是我瞎编。

最近太忙啦,简单摸一点东西稳定一下自己的心情。

居然也要三年啦。


中老师的小珍宝

 

 

 

“我应当给他发一条短信。”在书桌前坐下之后,明楼是这么想的。

 

有一杯咖啡在他的桌角,是明诚忙起来的时候凑合喝的那种速溶,冲泡方法很简单,简单到不值一提。所以它才能好端端地在那里,白瓷杯子干净温热,内壁上没有冲溅出的浅褐色的痕。是一杯值得夸奖的咖啡。明楼看着它想,阿诚,一杯咖啡而已。

 

但如果有选择,最好还是要明诚给他泡的那种。有时间的话明诚会给他做手磨,次一点是手冲,实在没时间才是压滤壶。其实明楼的嘴本没有这么挑,在巴黎刚开始用咖啡提神的时候,货架上随便抓一包都能喝到底——他毕竟不是明台。但是后来有了明诚,一个觉得明楼应该喝点好咖啡的明诚——他到法国,最早是在星巴克打零工。明楼跟他半真半假地抱怨,“你这是职业病。”明诚也半真半假地问回去,“世界上有专门操心你衣食起居的职业么?”

 

——大概是有的。明楼回头就能看见床上随便丢下的马甲和衬衣,还有擦过头发的半湿的毛巾。它们柔软又姿态各异地拧着,全然不知道什么是所谓“体面”,也没有乖乖把自己挂在应该的位置上的自觉。我可以收拾它们,但没必要,明楼甚至想,如果不是明诚帮他维持着仪态,他根本不需要仪态——当然,这只局限于家里。可明诚的意义远不止于此。

 

那么,明诚的意义是什么?不止是他自己选择的责任和家人,也不止是他亲手拯救又塑造的灵魂。明楼很久之前就意识到他无法定义明诚,似乎明诚就只能是明诚,是他字典里的一个新造词。这个词明天就要回家了。

 

明诚要回家了,明楼看着那杯咖啡,看它蒸腾的热气在光的死角弥漫开。我应当给他发一条短信,像大姐和明台那样,可又不是叮嘱他早休息别误机,也不是拜托他在机场带特产。那么,我能和他说什么?

 

阿诚,你回来吧。

 

 

然而并没有这样的一条短信,明诚的手机上,最终只轻描淡写地显示了两句话。

 

明楼站在零点三十七分的厨房里,垂眼看着溅到自己睡衣裤脚的咖啡渍。当他在脑子里想起明诚的咖啡之后,就迅速对那杯拙劣的速溶失去了兴趣,所以它的结局只能是被倒掉,然后杯子里会重新添上几叶茶——这倒是明楼从小就谙熟的事。然而这杯并非出自明诚之手的咖啡却莫名有一点他的脾性,明楼还没来得及走到洗碗池,它就先一步洒在了地板上。这是一个午夜的明家,没有其他人的厨房,明楼没有必要在家里掩饰不擅家务的弱项,但他要掩饰他的失神和紧张——这算是他的职业病之一种。

 

所以短信下意识地发给了总帮着他打掩护的那个人。

 

“拖把的替换头在哪里?”

 

“是叫替换头吗?”

 

时间不算早了,但明诚回复得很快,“你又这么晚泡咖啡!”叹号带着亲昵的急躁,下一条才记起帮他解决问题,“拿块抹布随便擦擦吧。我明天中午就能到。”

 

明楼有点遗憾地想,如果你早一天回来,我大概就不用去见那个姑娘了。

 

 


评论(25)
热度(185)
© 不说了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