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无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

[楼诚AU]英国战友

Warning:

质量不好。777个字。


前情提要↓

[现代楼诚楼AU]英国病人

[现代楼诚楼AU]英国情人

[现代楼诚AU]英国朋友



伦敦的冬天实在有些长了,四月份的时候,明诚仍然不允许明楼只穿一条单裤出门,哪怕他自己已经早露出了脚踝。明楼斥责他这是明目张胆的炫耀,但语气不够严肃,明诚是不听的。陪着明楼的这一年里他在大学做访问学者,偶尔带着明楼去听课,跟教授介绍这是我的Partner。有时候明楼会在只有两个人的场合反驳他,有时候则不,明诚不管他的意见,以前没来得及暴露的执拗,这会儿像一场悍然的海啸。“对不起,可我不想耽误你的人生。”明诚垂着头看他和明楼之间的那块地板,“没关系,但下次我还是要这么说的。”


明楼对这个境况感到困顿,但并不是抗拒。他的情感被两种歉疚拉扯着,这种撕裂不是坏事。那些事情之后他突然习惯了疼痛,所以默许了明诚一开始并不娴熟的技巧,他想象自己在这些时刻成为另一个人,如果我不能拯救你,那么我要体会你,成为你。“明诚”这个名字他不再提了,但那些血的光泽却记得很清楚,有些时候明诚的脸和他面前的青年重合,他要在心里念很多遍,这是弟弟。可是弟弟不该来亲他,不该在雪夜和他有一场隐秘的交媾,那些时候我喊他什么呢,是明诚吧,是你的名字。可他不会是你的,所以我是在犯罪。青年在听见他的自语时罕见地跟他发了脾气,明楼,我怎么就不能是明诚呢,你有什么理由来否认我?


明楼在他面前沉默,闪电劈开黑夜露出血与肉模糊的一角。以前他们的争吵都平淡而温和,少有这样一次尖锐如刀刃。青年坚持不跟他服输,也不要他的拥抱,明楼头疼得厉害,马克杯摔下来,一点动静都没有——他才意识到屋里铺了这么厚的地毯,一切都是柔软的,除了面前这个人。而青年几乎是在求他,“你可以不爱我,你可以只当我是弟弟,可我想你知道明诚还活着,你根本没有害死他。”明楼恍惚着要去捡那个杯子,却突然停住了,“我是不是,要你不要捡东西?”


有人匆匆忙忙抱住他,“是,我没有再捡了。你看,手留着给你做饭呢。”


明楼低下头。


那的确是非常好看的一双手。


评论(27)
热度(145)
© 不说了 | Powered by LOFTER